【創想周】堂吉訶德式的荒謬――觀《永順》有感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879

                    永順,三十七,貧苦之身,無才無技,膝下無子,家中老母年歲已高,可惜妻子傾國傾城,而委屈相伴。無以為報,便決定收了行囊,進京賣身,當作太監。誰知這造化弄人,家破人亡,太監不成,做了皇帝,那日洗了身子,除了頭發,剃了胡須,修了手腳。龍袍加身,孑然一身。可這皇宮深院,獨獨一人,籠中之鳥,為人擺布,不是滋味。一日,法場之上,救下一人,名喚丹嬰,不同他人,丹嬰真切言語如同救命稻草,使之向往。可這野狗永順,終是蒙在鼓里之人,眼不清耳不凈,活脫一介懦夫。使得他害死了丹嬰,亦殺死了丹嬰。

                    草坪之上,紅樓之旁,一束單色的燈光聚攏。黑??的夜烘與悲切的氛圍融合,光線極富感染力,故事仿佛成真。一出場,龍袍加身的主角就是光束的焦點,一段鏗鏘有力的臺詞把觀眾拉進了架空的朝代。

                    導演表示這部戲排的很倉促,只有四次彩排,但是演員們都超水準發揮,演技十分逼真。這部劇是現代肢體劇與傳統戲曲的大膽融合,既有流行感十足的rap,也有傳統的戲曲伴奏。演員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樣樣能行。正是形式的改變,這樣一個架空的故事中,僅憑五人,就能構造起一個國家。

                    劇情講述了一段荒謬的幻想故事,先帝駕崩,主角永順被宦官扶持上位,做了可憐的傀儡皇帝。開頭時交代了時代背景,那是一個民不聊生的年代,大興監獄,逼民入歧途。就是這樣的悲慘的情況下,太監才成了太監。主角自稱永順,死活不認自己是皇帝,這個傀儡當的十足的可憐,還逼死了同樣悲慘的丹嬰。但最后的結局直轉急下,永順變了,受到巨大摧殘的他堅信自己是真正的皇帝,弄假成真。

                    導演孫浩程表示這部戲需要觀眾自己來感悟,含義需要觀眾自己解讀。他受訪時表示他想呈現的是戲劇化的結局,堂吉訶德般的荒謬,從而引人深思。(文:董紫嫣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