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西楚霸王――觀音樂劇場《霸王》有感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81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這是李清照在《夏日絕句》中的最后兩句。西楚霸王項羽名垂千古,可惜“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英雄不再。

                        琵琶是中國樂器之代表,音樂劇場《霸王》將琵琶的傳世名曲《十面埋伏》、《霸王卸甲》為核心進行改編。《霸王》參考了西楚霸王項羽的部分史實記載為創作背景,用音樂來刻畫人物形象,用音樂來展現這位中國古典英雄人物的內心。區別于其他的影視、戲曲作品,音樂作品并不側重還原故事,而是試圖走進霸王一生浮沉的赤子之心和凡俗七情——這種不可見卻直指人心的情感,中西貫通又鑒古望今。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琵琶演奏家俞冰在演奏技巧和情感表現力上有很強的造詣,他極盡琵琶揉、挑、推、掃等技巧,淋漓盡致地將一幅幅鮮活的畫面展現在觀眾眼前,使觀眾身臨其境。悲傷時“如怨如慕,如泣如訴”;激昂時如“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他對音樂的拿捏完全隨心而動,把自身帶入其中,曲到情到,他手中的琵琶仿佛在訴說一個個故事——

                    曲一:初鞘 描繪了項羽第一次上戰場的場景

                    曲二:紅顏 描繪了項羽與虞姬之間你儂我儂的深情

                    曲三:冠勇 描繪了巨鹿之戰項羽破釜沉舟的英雄氣概

                    曲四:險局 描繪了鴻門宴上的暗藏殺機

                    曲五:楚圍 描繪了垓下之戰中十面埋伏的場景

                    曲六:訣別 描繪了霸王別姬時雙方痛苦無奈的心境

                    曲七:卸甲 描繪了楚霸王烏江自刎的悲壯結局

                    尾聲:如歌

                     

                     

                    十面埋伏》與《霸王卸甲》皆取材于楚漢戰爭中的垓下之戰,采用章回式結構,但二者立意不同。《十面埋伏》的主角是劉邦,所以樂曲高亢激昂;而《霸王卸甲》的主角是項羽,所以樂曲沉悶悲壯。

                        琵琶十分富于戲劇性,琵琶的音樂產生了所有的戲劇效果,它的音色,韻味,都有著戲劇的情節性和內在的張力,描述情節的細致入微,刻畫人物的張揚盡致。法國劇作家保羅·克洛岱爾在欣賞了中國戲曲后認為:中國戲劇表現了和所有的中國藝術的相同點并不是一種表示確定的作用性,簡單而言,是一種疑問,一種提議。因此,不同觀眾能從樂曲中聽到不同的《霸王》。

                    音樂劇場是以音樂劇形式為主,在不同的故事段落中分別側重于舞劇、音樂劇、音樂現場演奏,是一個以綜合舞臺劇形式而呈現的音樂劇為主體的新型舞臺劇。由于它的元素多變,所以對于演員的要求也非常高,既要唱、要跳,還要演奏。《霸王》致力于藝術形式的融合與創造,讓多種藝術形式相互影響,相互啟發。

                    這部音樂劇場的舞臺設計也非常有創意,中西結合。舞臺右側懸掛著兩層透明的詩句:“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淡藍色的燈光時暗時亮,將詩句映在白幕上,營造一種朦朧之感。

                        在第十九屆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之際,《霸王》作為“扶持青年藝術家計劃”的委約作品之一,這次《霸王》的演奏家團隊和主創團隊匯集了一批年輕的演奏家、作曲家,他們用豐富的創作表達著當代青年民樂人對古老文明的豐富感受,和充滿活力的當代傳承。更啟發了人們民樂需要更多的新生代,從各個角度為民樂當代化、國際化做出應有的貢獻。這幾年,上海民族樂團高度重視青年藝術家培養,每年都會推出一些自主創新的作品。

                     

                     

                        立足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樂團將海納百川、追求卓越的城市精神融入創作和演出中,頗具氣勢的民族管弦樂、韻味雋永的江南絲竹、民族室內樂及彈撥樂合奏等富有特色的中小型節目,深受廣大聽眾的喜愛。演奏功底扎實,情感豐富,個人風格極富感染力。

                        隨著鈴鐺的清脆而悠長的聲音,短短60分鐘的《霸王》落幕了。這部音樂劇場展現了民族音樂精髓的凝練、氣魄的承載、所向無懼的人生姿態、崇高的境界與非凡的氣勢,值得藝術工作者學習和思考。(文:黃志霏  圖:李嘯宇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