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輕叩上海文學的大門――聽《文學中的上海》講座有感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1844

                    “當我們談到上海的時候,不管是出生于上海還是外省的同學,你們第一個想到的是什么?上海灘十里洋場?上戲這座著名學府?還是迪士尼?”華東師范大學外語學院的副教授陳俊松老師以一種輕松愉快的方式展開了他關于上海文學的講座。

                    有一句話說得好,如果你要了解兩千年前的中國,那么你就要去西安,因為西安有兵馬俑,有最古老的中國文化。如果你要了解五百年前的中國,那么你就要去北京,因為北京有明清故宮,有這座古老皇城里的故事。但如果你要了解一百年前左右的中國,那你就要去上海,這座東方的巴黎。當然,上海文學的繁榮很大一部分原因源自得天獨厚的社會和歷史條件。大家應該都聽說過十里洋場,那個上海小說中經常出現的地方。十里洋場指是以南京西路為典型代表的租借區域。那里有充滿異國情調的建筑以及琳瑯滿目的洋人洋貨。最重要的是因為租界的存在,使得上海沒有被戰火波及,也使那些上海的作家們以及以上海為小說背景的寫作者們有了豐富的素材和寫作環境。

                    王安憶曾在《尋找上海》這本書中寫道:上海這座城市在有一點上特別相投,那就是通俗性。上海與詩詞曲賦都無關,唯一與上海相關的就是小說。所以民國初年,上海就成了小說的集散地。當時光雜志就有一百一十一種,大報副刊就有四種,小報四十五種,可見吞吐量有多大。當然五四運動的開展也開辟了上海文學的新天地。

                    這次的講座主要分為四個內容:上海的歷史,中外文學作品中的上海,上海與文化名人以及海派文學。最精彩的部分莫過于中外文學作品中的上海了。陳老師不僅談到了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茅盾、張愛玲、錢鐘書,也談到了剛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黑石一雄以及他的作品《上海孤兒》。更有那些我們不是很熟悉但與上海息息相關的外國作品,比如鄺麗莎的《上海女郎》以及安德烈馬爾羅《人的命運》。更有關于上海的戲劇,如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霓虹燈下的哨兵》。但令我影響最深刻的還是黑石一雄的《上海孤兒》。小說以1937年被日軍包圍的上海為背景。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英國少年班克斯與父母生活在上海租界中,因父母離奇失蹤而回到英國。多年后班克斯已成為英國上流社會有名的偵探,但他心中一直存著關于父母下落的謎。為了解開這一心結,他重新回到上海,在今日的戰火與昨日的回憶中展開了調查,探尋父母失蹤的真相。石黑一雄用細膩的筆觸刻畫了戰時上海英國租界中無憂無慮的生活,也從側面反映了英國殖民者將自己置身世外、無視中國人民水深火熱悲慘生活的虛偽形象,更是將日本軍國殘酷霸行真實客觀地描述出來。我們要知道,石黑一雄是一個日裔英國作家,但他卻通過這篇小說以一種超然的立場對英國對華鴉片貿易和日本侵華進行了雙重批判。

                    羅茲莫菲說過:“上海是現代中國的鑰匙。”而今天的是上海是中國大陸經濟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更是一座具有豐厚文學土壤的城市。這里是張愛玲筆下的傾城之戀,是錢鐘書筆下的圍城,也是三毛筆下的滾滾紅塵。所以,當我們再次談起上海時,我們應當想起什么?(文:盛伊清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