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中西結合的教導――《好萊塢制片體系》講座聽后感

                    發布時間:2017-03-22作者:訪問量:218

                    圖為Joseph院長正在講授

                     

                    三月十五號,周三的下午,紐約大學電影電視學院的Joseph教授來到上戲的蓮花路校區,帶著一腔熱情與寶貴學識經驗,無比親近地向上戲學子傳授心得。周三的下午適逢表演課,我未能到場取經,引以為憾事。但后來發現第二日的下午,Joseph Pichirallo教授在華山路校區另有開設一場講座,遺憾之情總算落下。

                    周四的下午天空灰蒙蒙的,但華山路的209教室仍舊座無虛席,甚至當真是人山人海。晚到的同學只得搬來凳子,擠坐過道之中,我縮在最后一排的木臺上,打開筆記本真是費力至極。大約下午兩點左右,Joseph Pichirallo教授背著平常的旅行包,同上戲電影電視學院院長胡雪樺老師、電影電視學院沙揚老師以及上海大學的劉海波教授姍姍來遲。面對這個令人向往、常被提及的“紐約電影學院”的名號,想必每個人都各有憧憬希冀。老師一行人剛邁入教室,臺下便掌聲雷動,而講臺前的幾位也有些被現場的熱情驚訝到了。

                    Joseph Pichirallo教授有一種美國人特有的紅潤臉龐,看來可親而嚴正。他先用簡潔的英文打了個招呼,便開始今天《好萊塢制片體系》的講述:好萊塢制片體系大致分兩種。一種為大型制片廠制片,一種為廠外的獨立制片。前者如《變形金剛》,后者如最近火熱的《愛樂之城》。

                    立好主題,Joseph Pichirallo教授便簡單明快地暢所欲言。他并不用太多復雜艱深的詞匯例子,所舉的影片都是如《海邊的曼徹斯特》并無距離感的作品。電院的沙揚老師逐句翻譯,在教授的智慧之上,更添了簡潔易懂的平實。

                    講至酣處,教授縱橫西東,在回答同學關于《長城》的提問時,指出該片太追求商業目標,導致電影更像一種商業的拼貼。現場眾人無不捧腹。他認為一部作品追求制片投資,很大程度上并不在于商業的前景考量,而在于本子本身。這句話同前面張藝謀之例共同解讀,更有深意。事實上正如教授所言,尋求好制片的最好方式,并非長串數據前景分析,而是在于作品的本身。這是張大導跌倒的坑洼所在,也是我們未來所要認清的障礙引誘——從事藝術,便要追求作品的質量本身。這不但于我們有指引作用,也是暗中指出國內電影電視的弊病所在。前路長長,任重道遠。

                    Joseph Pichirallo教授講述完畢,現場眾人早按耐不住心中熱情,紛紛舉起了雙手。而坐于一旁的胡院長興之所至,也向大家傳授起了他的那些寶貴見解。他稱做導演并不需要太高學歷,但卻有博士學位,是因為積累不同,表達的東西便不一致。說著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道:

                    “不是說有錢就能拍出好作品的,還得有這個!”

                    胡院長的一番話讓人不禁醍醐灌頂。電影本就屬于藝術范疇,而藝術廣大之至,因積累而顯渾厚,因底蘊而成深刻。物質追求并不是真正足夠高的創作目標,只有從心出發,由智慧把握,不急不躁,不驕不餒,或許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電影工作者。愿借這次講座契機,這份中西結合的教導,能夠為更多人所深植,為更多長路照亮或遠或近的前方。(文:16編導  楊一欣  圖:學生記者 李宏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