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想周】邊緣的中心化――記講座《當代傀儡藝術的一個要點》

                    發布時間:2016-10-27作者:訪問量:198

                    傀儡,在容我一般的大眾印象里,僅僅停留在了娛樂孩童的木偶戲上,更不用提對當代傀儡藝術和舞美的看法了。在今天紅樓208教室里,由中央戲劇學院教授章抗美老先生帶來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講座,為聽眾帶來了獨特的視角,闡述了當代傀儡藝術逐漸由邊緣中心化的特點。

                    章教授先從創意和創造的本身出發,娓娓道來了何為創造,即是獨創的,絕無僅有的事。且在創新時更要注意背后的思想的獨特性。章教授還十分嚴謹地講不敢完全為其下定義。對于當今傀儡藝術而言,傀儡不僅可以是人形的象征,更可以是一切物體和一切材料結合的綜合體。當今的世界戲劇舞臺上出現了不少將傀儡藝術和舞臺相結合的作品,它們的出現為舞美的發展和感官呈現帶來多元化的體驗。章教授發現傀儡與布景的邊界日漸模糊,二者發生了合流的現象。從傀儡藝術本身來講,是比較的小眾,但現在它正在慢慢地向中心靠攏。我認為這也和當今的熱門思想,跨界,產生了一定的碰撞和共鳴。

                    對于傀儡和舞美融合的現象,章教授也從四個方面談及了傀儡藝術的趨勢,分別是;局部化、物像化、抽象化以及巨型化。教授給我們展示了兩個局部化的代表,一個是《西班牙王》中巨大的貓腳,另一個則是《帖木耳》中的巨型腳。《帖木耳》中的巨腳不僅是一個傀儡也是一個布景,既起到了象征征服的作用也是舞臺中的一個背景要素。我看到那張畫面時

                    覺得舞臺的構成元素簡明扼要且視覺沖擊力強,傀儡藝術的定義寬泛了起來,心生有趣二字。

                    談到物像化時,教授舉到了一個直觀的例子,荷蘭的一個傀儡藝術家雙手朝下一手套著大樹根一手套著小樹根,操縱著大樹根去招惹小樹根。這種形式也是比較像物體戲劇,物體也能表進行表演與表達。傀儡從人形到了物體,接著就過渡到了抽象化。抽象就是對物體本身物質的超越。章教授放了一個有趣的圖像,是一個柱體和一個蘑菇狀物體被放置在巴黎的拉德芳斯新區旁,而創作這個傀儡的作者是西班牙藝術家米羅,開拓了抽象傀儡的新領域。最后一個,巨型化。喬治西平的作品《魔笛》中也可以看到傀儡化巨型化的影子(風箏傀儡熊)。章教授講到2004年的雅典奧運會開幕式,其中有一個大型的白方塊傀儡還有夸張腿部和生殖特點的腿具,都是巨型化的表示,在巨大舞臺上傀儡的表現往往會比人的內心表情表演來得更加有效。

                    傀儡布景的界限在逐漸的消失。“舞臺美術也可以進行表演。”章教授講到。舞美的舞臺介質的改變,舞臺道具布景的傀儡化,都是當代傀類藝術的發展。邊緣的中心化更是使一切的跨界都有了創造的可能。

                    在章教授嚴謹認真講學的態度后,看到了更多舞美發展的可能性,希望有更多的可能讓今后的人才在舞美上迸發出靈感的火花。(文:李欣航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