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把椅子”與“大制作戲劇”

                    發布時間:2009-11-30作者:訪問量:2921

                    陸軍

                     

                        隨著科技進步和人們消費水平的提高,排演一出新戲的費用也水漲船高,而且這種高成本、大制作呈愈演愈烈之勢,儼然成了一種“時尚”,京劇表演藝術家孫毓敏曾經說過:“眼下哪家劇團排新戲,不投入個幾百萬?”戲曲尚且如此,話劇、音樂劇更是變本加厲,排演一出劇目,投資上千萬也不足為奇,劇中的道具常常裝滿幾卡車。這些投資浩大的戲劇出品人常用“大投入”、“大制作”、“豪華陣容”等言詞在各大媒體上為自己壯膽,而對于戲劇最本質的東西如劇本的文學性、表演的功力,卻語焉不詳。其實,這本身就表明一種態度:制作方對于財大氣粗的自信和對劇作內容蒼白的不自信。這些大制作戲劇的演出結果呢?票房慘敗者有之,盛名難符者有之,曇花一現者有之,來了走了,演了倒了,鐵打的舞臺流水的戲劇,這些戲劇的生命并不因為重金打造而煥發光彩,也未因明星加盟而能茍延幾時,“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在戲劇的長河中,它們甚至連個漣漪也未能泛起,就匆匆消失了。
                        與此相反,一些小制作小成本的戲劇,卻在重金的喧囂中透出勃勃生機,如近期上海戲劇學院推出的話劇《天堂的風鈴》(編劇孫祖平,導演龍俊杰),就是這樣一部戲劇。舞臺上只有幾道白光,全部道具僅有五把椅子,而這五把椅子構成了所有場景:時而實驗室,時而辦公室,時而客廳……舞臺十分簡潔,投資僅幾萬元,而這部戲劇的藝術魅力卻未因此而打折。據《解放日報》2005年6月13日的報道:“在復旦,有很多同學從朋友口中得知該劇,早早就到大禮堂占據有利的位置。甚至還有遠道從上大來的同學,因為錯過了自己學校的演出,特意到復旦把戲補上。”這出戲在上海各高校巡演完畢后,又將奔赴外地高校獻演。其原因何在?一語以蔽之,不外乎三條:劇本精巧厚重,表演質樸動人,導演別具匠心。
                    藝術園地追求的是不拘一格、百花齊放,筆者也無意讓所有戲劇都走貧困戲劇或質樸戲劇的道路,大制作戲劇也是一種方式,但大制作絕對不是要忽略戲劇最本質的東西,絕不意味著用豪華的形式去掩蓋蒼白的內容。我國古代的孔子就講過“文質彬彬”、“文質并重”的話,認為講究形式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表現內容,并使它起到更大的作用;唐代的大文學家柳宗元也提出過“君子病無乎內而飾乎外,有乎內而不飾乎外者”,講的也是作品的內容和形式的完善結合。對于戲劇來說,一切舞美、燈光、布景、服裝、音響,都指向一個目標,即更好地塑造人物形象、表現劇情、體現藝術家對生活的思考。應該看到,那些內容簡陋、干癟甚至低俗的戲劇,就如同朽木,無論用怎樣的錦緞包裹,也是徒增人厭,欲其速朽。
                        在當今時代,慎重看待“大制作”除了提醒人們回歸戲劇的本真以外,還有另外一層意義,地球資源日益短缺??困擾人類的油荒已迫在眉睫??黨中央、國務院在提倡“節約型”社會、“和諧社會”,強調可持續性發展,各行各業為節約資源而在酷暑高溫讓電,高校貧困生啃饅頭以裹腹,鄉下孩子因交不起學費而輟學……俗語講“公門之內好修行”、“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豈不知身為戲劇人,戲劇之內,也有節約資源造福后代的千秋功業可為?
                       希望有更多的類似“‘五把椅子’一臺戲”這樣的好作品問世。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