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集”放言

                    發布時間:2006-09-16作者:訪問量:94

                        對于從事戲劇這一行業的人士來說,第七屆中國藝術節(以下簡稱“七藝節”)絕對是個“大集”。自9月10日至26日在浙江杭州、寧波、溫州、紹興和嘉興同時舉行的這個“大集”,共有來自全國26個省、市、自治區及中直院團、部隊院團50臺入選劇目參演。其中歷史題材19部,當代題材16部,現代題材10部,歷史傳說題材2部,神話題材、革命歷史題材、外國名著改編題材各1部。如果按照藝術樣式排列,分別為舞劇8部,話劇7部,京劇5部,歌劇、舞劇3部,越劇、木偶劇和花鼓戲各2部,來自西方的歌劇1部,音樂劇3部。
                        我有幸于9月16日至25日去“趕集”,觀摩了其中的10臺劇目,可謂開了眼界,長了見識,獲益匪淺,也感慨良多。應該說,“七藝節”總體上是成功的,東道主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與精力,還有一些新的改革,如藝術節首次實行“文華獎”(專業藝術類)、“群星獎”(群眾文化類)、“蒲公英獎”(少兒藝術類)、“中國藝術節獎”(藝術節專項獎)四獎整合;將“文華獎”與“中國藝術節獎”合一,只評選“文華獎”;所有劇目必須演滿50場之后才有機會獲得在“七藝節”上演出的資格。又如第一次在文華獎的評獎中加入觀眾意見;第一次將群眾文化活動納入國家級藝術盛會;第一次設立由觀眾投票產生的“觀眾最喜愛的劇目獎”、“觀眾最喜愛的演員獎”等等,但也有一些亟待改進或商榷的東西,斗膽放言,僅供參考。
                        一、成本太大
                      一連看了幾部投資上千萬,而藝術質量平平的劇目,心里很不爽。正好,浙江一位資深的藝術家請我吃飯,談起這一話題,老先生一臉激動,他一口氣報了幾個數字:藝術節開幕式,二千五百萬;《五姑娘》,八百萬;《藍眼睛•黑眼睛》,八百萬;《藏書人家》,八百萬;江蘇鎮江的《快樂推銷員》,一千萬……而浙江全省為了給參演劇目提供一流的演出場所,新建、改造42座藝術場館演與文化設施的投入就更大了,光紹興就有10多億(老先生一再強調,這個數字不一定精確,但差距也大不到哪里去)。末了,老先生說,我搞了一輩子的戲,有一條經驗,一個戲投資四、五十萬的有可能搞出精品,而投資四、五百萬的十有八九搞不好。為什么?因為一些人的心思被這么的錢所吸引,開始琢磨如何多分一份蛋糕,而不去琢磨藝術了。
                        實在是老馬識途,經驗之談。可惜,如老先生所說:我們人微言輕,人家在興頭上,誰來聽你這種不合時宜的話?弄不好還要說你是“狐貍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是酸的”了。
                        其實,誰都知道這么一個淺顯的道理,靠金錢是堆不出戲劇精品來的。就我在杭州看的10個劇目中,河南省豫劇二團的豫劇《程嬰救孤》實在可以稱得上是近年來最好的戲曲劇目。記得那天我看演出時感慨萬千,在演出中途分別給家人與我的一位學生發短信說:今天才知道,我選擇戲劇這個職業實在是太幸福了,看這樣的好戲是一種榮譽,一種無與倫比的享受。然而,這么一個讓我平生第一次因為看戲而生發諸多人生感慨的好戲,據說全部投資僅30多萬元。由此可見,戲的好壞與投入的大小沒有必然的聯系。一出好戲的成功與否關鍵還是要看劇本、導演與演員。在經費投入上,正確的方法還是從劇本出發,從演出市場回報的可能性出發,而不是盲目地玩場面、布景、服飾、裝置等等“肉頭戲”以外的東西。
                        一句話,搞戲不能脫離了國情、民情、“藝情”,成本太大,勞民傷財,從政、從商、從藝者均應力戒。  
                       二、票價太高
                        據東道主的主流媒體介紹,“七藝節”從籌辦以來,人民關心、人民支持、人民參與、人民享受這條主線清晰可見。“人民,是藝術真正的主人”。我相信,這是東道主真誠的肺腑之言,并且他們也一直在努力實踐這一主題。如開幕式上,九旬老翁和5歲女娃作為普通的杭州市民共同拿起鼓槌,敲響了“七藝節”開幕大鑼;在內容安排上,“七藝節”首次將群眾廣場文藝納入藝術節板塊,首次讓群眾參與“七藝節”評獎活動等等。然而,遺憾的是,作為最能體現“七藝節”注重“人民性”的標志性動作――演出劇目的票價,還是太太太高,其中最高價位480元的劇目有20臺,580元的劇目有1臺,680元的劇目有9臺(最高票價1200元的國外演出團體當然還不算在內)。如果從按質論價的角度看,有的劇目質量平庸,票價卻高得離譜,這就更是“蹋”藝術節“糟勢”了。當然,組委會還有一些“均貧富”的舉措,如每場演出按10%―15%的比例出售50元左右低價票;凡70歲以上老人、民工、待業者、殘疾人、低收入者都可以憑證買到特價優惠票等等。但總體上說,票價還是太高。難怪有天我在浙江博庫書店與一位當地市民聊天時,那位市民說:街上掛滿了“藝術的盛會,人民的節日”的巨幅標語,我看“藝術的盛會”可能不假,而“人民的節日”則要打問號了。
                      票價太高的弊端實在太多,首先當然是拒平民與藝術節之大門外。普通老百姓看戲,一般都是扶老攜幼,至少是夫妻雙雙吧,一下子耗資近千元,工薪階層當然只能望而卻步了。而缺少了真正的平民的參與,我們嘴上一直喊的“優化戲劇環境,振興戲劇事業”,就成了一句自欺欺人的空話。
                      第二,名不符實。我的觀摩票都是預先托浙江的朋友買好的,耗資數千元不去說它,到現場一看,退票的很多,幾百元的一張票,只要化幾十元、甚至十元錢就能拿到手。比如那天下午我從杭州東坡劇院看完話劇《凌河影人》,然后趕到蕭山劇院看舞劇《惠安女人》,我買的是680元一張的票,位子在第一排,結果在門口一看,竟有人高喊十元錢一張退票,一下子把我680元的“貴賓席”心緒打得落花流水,感覺似上當受騙了一樣的“挖塞”。
                      第三,票價定的高,也給一些趁藝術節之機撈油水的人提供了機會。那天看《五姑娘》時,就有兄弟省市的朋友告訴我,有幾個固定的退票者每天手里拿著一把票,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弄來的?
                        總之,太離譜的票價是無法讓藝術真正親近人民的。如果藝術只在圈內人士之間孤芳自賞,那么,戲劇,特別是戲曲,就要真正變成“夕陽”藝術了。

                        三、劇本太弱
                        我在杭州先后看了10臺劇目,總體質量應該是在水平線上,但也有較弱的劇目。實踐再次告誡我們,決定一個戲質量優劣的關鍵,還是那句老話:劇本劇本,一劇之本。凡是成功的作品,首先是劇本非常成熟。比如《程嬰救孤》、《凌河影人》等。我真是納悶,有幾個耗資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劇目為何不在劇本質量的提高上多化一些錢,多下一些功夫呢?我相信,任何一個編劇都不會拒絕有助于自己作品提高的任何意見與舉措的。那么,倒底是決策者的判斷力出了問題呢,還是有另外的原因?這就值得我們很好地地反思了。作為代表國家最高水平的藝術節參賽劇目,有的劇本連基本的技術性問題都沒有處理好,實在是有點失藝術節水準,煞藝術節風景。但愿以后的“八藝節”、“九藝節”能把這個藝術節的“硬傷”解決得好一點。
                       忽然想起今年“七藝節”推出了“觀眾評委”這一舉措,在這里,我也想冒天下之大不韙,來一個“毛遂自薦”,根據觀摩的印象給自己看過的戲投上一票(質量優劣以五角星來表示),順序排列如下:
                      
                      豫劇《程嬰救孤》(河南省豫劇二團)
                      評價:★★★★★(或者給十顆星亦可,總之,可打一百分)
                      理由:編、導、演完美結合,特別是程嬰扮演者,可謂“天下第一程嬰”,導演也棒。
                      
                      話劇《凌河影人》(遼寧省人民藝術劇院、遼寧省朝陽市藝術劇院)
                      評價:★★★★
                      理由:形式別致,視角獨特,但編的痕跡稍重。
                      
                      話劇《北街南院》(北京人民藝術劇院)
                      評價:★★★★
                      理由:流暢詼諧,信息量較大,反映現實生活很不容易,但厚重不夠。
                      
                      話劇《打工棚》(云南省話劇團)
                      評價:★★★
                      理由:有激情,有生活質感,有社會責任感,但對手僅僅是一個缺德的“包工頭”老鄉,深度欠缺。
                      
                      京劇《圖蘭朵公主》(中國京劇院)
                      評價:★★★
                      理由:劇本脈絡不清,主演堪稱一絕。
                      
                      越劇《藏書之家》(浙江小百花越劇團、茅威濤戲劇工作室)
                      評價:★★★
                      理由:有“越味”,缺“戲味”。
                      
                      音樂劇《五姑娘》(浙江省嘉興市文化體育局藝術中心、浙江藝術職業學院青年實驗藝術團)
                      評價:★★★
                      理由:片斷精彩,總體結構弱,后半部沖突虛假。
                      
                      楚劇《娘娘千歲》(湖北省地方戲曲藝術劇院)
                      評價:★★
                      理由:戲核好,少提煉。
                      
                      舞劇《惠安女人》(福建省歌舞劇院)
                      評價:★★
                      理由:意象簡單,缺亮點。
                      
                      音樂劇《快樂推銷員》(江蘇省鎮江市藝術劇院)
                      評價:★
                      理由:沖突虛假。
                      
                      如果還要概括我對藝術節的總體印象,那末就是:第一,演員太好(取褒義);第二,導演太強(取中性詞義);第三,舞美太“洋”(取中性詞義);第四,音樂太“噪”;第五,劇本太弱。
                      “'七藝節'終究是過去了,她只是一個短暫的節日。值得我們深思的,也許應該是如何讓藝術能否在小區里弄、田野鄉村,在人們的心里扎下根,抽出芽,開出花來”。這是浙江一位文藝記者說的一段話,說的很好,錄此以作為這篇短文的結語。
                      
                                               2004年10月4日上午于江虹寓所  
                      
                      附:第11屆“文華獎”獲獎名單(共12臺)
                      豫劇《程嬰救孤》(河南省豫劇二團)
                      京劇《鳳氏彝蘭》(云南省京劇院)
                      花鼓戲《老表軼事》(湖南省花鼓戲劇院)
                      甬劇《典妻》(浙江省寧波市藝術劇院)
                      京劇《圖蘭朵公主》(中國京劇院)
                      話劇《凌河影人》(遼寧省人民藝術劇院、遼寧省朝陽市藝術劇院)
                      話劇《平頭百姓》(江蘇省南京市話劇團)
                      歌劇《我心飛翔》(總政歌劇團)
                      音樂劇《五姑娘》(浙江省嘉興市文化體育局藝術中心、浙江藝術職業學院青年實驗藝術團)
                      舞劇《風雨紅棉》(廣東歌舞劇院)
                      舞劇《瓷魂》(江西省歌舞劇院、江西藝術職業學院)
                      民族歌會《八桂大歌》(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歌舞團)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