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小品還缺一口氣

                    發布時間:2006-09-15作者:訪問量:804

                        每年中央電視臺的春節聯歡晚會,戲劇小品總是重頭戲,今年更是格外重視,一連上了八個小品,比重超過以往任何一屆春節晚會。但遺憾的是,好的小品實在太少,總體的藝術質量還是缺一口氣。
                      
                        《祝壽》作為八個小品中的“開鑼戲”,我真是很希望它能給人眼睛一亮的感覺,誰知效果恰好相反,說夸張一點,是給觀眾當頭潑了一盆涼水。
                      
                        這個小品寫兒子為了讓干了一輩子革命的父親在八十大壽時得到應有的尊重,特地雇了一個三輪車工人的老婆(為什么要強調三輪車工人的老婆呢?)冒充局長太太來替父親祝壽,差點出了紕漏。好不容易搪塞過去,結果真的局長太太來了,于是,真假兩位局長太太,開始了無謂甚至無聊的“沖突”……
                      
                        其實我們只要稍微想一想,假太太一見真太太來了,她的使命已順利完成,應找個借口“溜之大吉”,就是再傻也不會去與真太太“爭風吃醋”,免得自己遭受更大的難堪(除非中間有另外的利益驅動;或是強調其性格特點,如此人越有挑戰性越來勁等,但小品又沒有這方面的鋪墊,當然,即使這樣寫也無意義)。這個小品題材無新意,構思落俗套,語言缺機趣,表演太夸張。讓這樣一個還沒有成形的小品作為一道“大菜”擺在全中國人民面前,實在有失春晚的水準。
                      
                        小品《男子漢大丈夫》與《浪漫的事》,題材倒不錯,有生活基礎,寫得好也一定能引起觀眾的共鳴,但現在的藝術呈現顯然還不到火候。
                      
                        《浪漫的事》寫一對中年夫妻在結婚20周年紀念日那天的一段“糾葛”。妻子因不滿丈夫“一到四十多所有的激情全衰退,一進商場就喊累,每天回家倒頭就睡”的表現,要與丈夫一起回憶初戀的感覺,表達了“結婚也應該注意感情的保養,就像車一樣”的立意。這個小品開頭的內容真實、自然、風趣,但一到后面戲就掉下去了。一是假。由老太太與兒子的幾次出場造成的誤會太牽強,為了一點點“硬噱頭”去設置兩個人物,既無助于沖突的推進,又無助于立意的開掘,實在是含金量太少的敗筆。二是“解扣”缺招。妻子要設法轉變丈夫的婚姻態度,方法是硬逼著丈夫一起“回憶對比”,雖然有真實性,但在藝術構思上,這一招實在過于平庸。
                      
                        小品《男子漢大丈夫》寫妻子和鄰居吵架吃了虧之后,回來慫恿丈夫去“報仇”,丈夫通過與妻子共同回憶戀情來啟發教育妻子珍惜安定生活,并強調“沖動是魔鬼”的主題。這個題材也有現實意義,但沒有寫好。問題也出在“解扣”乏術。一是這個小品用了與《浪漫的事》的同樣手法――“回憶對比”,且在一臺晚會上出現,缺乏新意。二是在這里男女主人公回憶的內容與小品中需要解決的鄰里矛盾問題隔了一層皮,缺乏必然的聯系,因之,它比《浪漫的事》中的人物轉變更加缺乏說服力。
                      
                        小品《魔力奧運》與《明日之星》事實上還稱不上是真正的戲劇小品,缺乏“劇”的意識,“劇”的因素,“劇”的構思,當然,通過春晚不斷推出新人的想法與做法還是值得肯定的。
                      
                        小品《匯報詠嘆調》的劇本創意好,針砭時弊,角度新穎,但遺憾的是,文本已有足夠濃烈的諷刺味了,但導演還要無節制地強化,反而減弱了這個作品真正的內涵。可見如何恰當地把握好藝術的分寸感永遠是小品編導不容忽視的一個重要課題。
                      
                        比較起來,趙本山的《功夫》與黃宏的《裝修》算是相對比較成功的作品。《功夫》的毛病是中間部分不精彩,老糾纏在腦筋急轉彎上已無新意,好在后面的戲上去了,觀眾還是得到了滿足。但從文本的角度要求,這個小品也算不上是力作。首先是缺乏內涵,信息量太少。其次是缺乏生活的質感,靠編劇技巧撐起了戲的結構。再次是缺乏創意,整體構思沒有超過《賣拐》與《賣車》。當然,本山的表演藝術還是春晚真正的“大菜”。
                      
                        黃宏的《裝修》題材很好,也有生活氣息,特別是結尾有特點。這個結尾與《功夫》不同,《功夫》更多的是靠編劇技法來完成的,而《裝修》除了編劇技法則還有精彩的生活細節來墊底,這就顯得“棋高一只”了。
                      
                        說了這么多掃興的話,是真誠地希望春晚的小品能真正達到國家級水平。當然,誠如趙本山所說:“弄個小品也不容易。”由此想到了兩個問題:
                      
                        據說央視的審查制度很嚴,今年的語言類節目先后過了七次“堂”,但一些粗糙的作品怎么還是能保留下來呢?
                      
                        全國每年至少有數千個戲劇小品問世,難道其中真的沒有幾個能讓觀眾真正滿意的好作品?是不是遴選的機制出了問題呢?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