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想象力

                    發布時間:2006-09-15作者:訪問量:710

                       近期參加上海戲劇學院文藝編導專業招生的閱卷工作,看了數百份卷子,有許多感想。考慮再三,決定把它寫下來,算是對閱卷工作的小結,也希望能對準備報考藝術院校的考生們有所裨益。

                      呼喚想象力,是我想到的第一個問題。

                      閱卷中發現,大部分考生都缺乏藝術想象力,文章立意大同小異,故事平淡無奇,情節似曾相識。

                      比如,今年上海考點文編復試的故事題目是《小全的秘密》,出題者提供了這樣一個規定情境:班里的同學都知道小全的父親在世博會工作,小全每天會給同學說一些有關世博會的事。他知道的事可真多,說得同學們心里癢癢的,想去看看。他們請小全去求求他父親,讓他父親帶同學們去見見世面,但是,小全卻怎么也不肯答應。難道這里面有什么秘密……接下去就讓考生根據以上情境續寫完成整個故事。

                      遺憾的是至少有60%以上的文章寫的是,同學們經過幾番偵查終于發現,小全這樣做的原因是其爸爸的地位不高,僅僅是世博會的保安或者清潔工、食堂師傅,小全怕丟面子,所以不帶同學們去。還有20%左右的文章則加了一個曲折:開始同學們以為小全爸爸是世博會的勤雜工,后來才發現,小全的爸爸其實是大領導,小全這樣做,是父親教育他要保持低調,不要暴露身份,不要以此驕人等等。這樣的文章看多了真是累啊。當然,也有一些有想象力的構思,記得有一份試卷較有創意,說小全因為自己小時候生病截肢,有一條腿是假腿,而世博會進門時有安檢,會暴露他的腿的秘密,所以他不愿帶大家去――這個構思總算寫在“小全的秘密”上而不是轉向“小全爸爸的秘密”了。可惜,這樣的卷子實在太少了。

                      無獨有偶,武漢考點考生的試卷質量也不容樂觀,那邊復試的故事題目是《爸爸燒菜》,規定情境是:平時總是媽媽回家洗菜做飯,做好了飯等爸爸回家,三個人一起吃。但最近一段時間,情況反過來了,總是爸爸早回家,他一回家就洗菜做飯,等媽媽回家吃飯。小康不喜歡吃爸爸燒的菜,他燒得菜不好吃。他問爸爸,為什么不等媽媽回家,讓她燒菜。爸爸笑笑,沒有回答……接下去就讓考生根據以上情境續寫完成整個故事。

                      結果,絕大部分考生寫的是:經過“我”的一番探尋,發現原來是因為媽媽得了不治之癥,爸爸為了彌補以前因工作太忙對媽媽的歉疚而這么做。

                      故事是如此雷同,散文居然也一樣。如果說考生面對前面的故事題目因為缺乏生活體驗難以把握,不得不機械地復制某些范文的話,那么武漢考點的散文題《我讀父愛》考生應該并不陌生,應該能寫出自己筆下獨特的“父親”來,但令人失望的是,考生的答卷截然分為兩派,一類把父親寫得完美近“天使”,一類則惡似“魔鬼”,打妻罵子,無所不為。無論美化父親以夸大父愛,還是是“妖魔化”父親以博得同情,他們寫的都不是真實的父親,“天使”愛的是世人,“父親”愛的才是“我”,沒有寫出“我”對“父親”的特殊感受來。相形之下,不由得想起前段很火爆的一部DV作品《鄺丹的秘密》,里面的小主公鄺丹也寫了一篇名為《我的爸爸》的作文,在里面,她記下了爸爸的一段話:“別人的老爸是總經理、董事長,母親是企業家,我們算什么呢?也就比撿破爛的強一點。但我沒丟掉自尊去乞討,我是靠自己的技術為別人服務來掙錢。……爸爸能讓你有資格和他們坐在一起,就已經很不錯了,其他的要靠你自己了。翅膀有多硬,你就飛多高。”這里的父親沒有什么豪言壯行,地位也并不顯貴,但這里有作者對生活的觀察與思考,正是在此基礎上,她體驗到了屬于自己的獨特的父愛。

                      跟鄺丹相比,考生們顯然已經忘了,“作文”是一項需要創造性的工作,是要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感,體現自己對生活的觀察和思考,可以看出,他們是在憑借記憶,把讀過的某篇范文機械地復制下來,為的是“寫得好看”,能夠得高分,至于他們自己想說的話,想表達的感情,卻沒有很好地去想,這就犯了作文的大忌。

                      還有一個問題,也很令我難過,那就是考生的語文基礎太差。比如上海考點的散文題目是《又見桃花紅》,但考生幾乎無一例外地忽視了“又”字,寫成了《見桃花紅》。還有,大部分試卷的卷面不整潔,字極差,錯別字連篇,有的考生的字,真可謂是張牙舞爪,面目猙獰,而且作文的基本規范,如段首空格等等,也都會有錯。俗語講“文如其人”,漢代的揚雄就說過:“言,心聲也。書,心畫也。聲、畫形,君子小人見矣。”唐代書法理論家張懷?說得更為干脆:“文則數言乃知其意,書則一字已見其心。”如果以此為標準去推測,那么我們的孩子形象也就不太美了!但事實上報考藝術院校的孩子,我想里面絕大多數是心思清澄、面目俊朗的,他們的字缺少章法,應該是缺乏訓練所致。這種缺乏訓練,又是由兩方面造成的,一是電腦的普及,打字代替了手寫,許多人樂得藏拙;二是傳統書法教育在語文教育中的缺失。

                      當然,以上一切固然和語文教育中的失誤有關系,但全部歸罪于語文教育也有失客觀。畢竟經過長期的教學改革,語文教育已經逐漸走出語言教育的誤區,從注重“字詞句篇”的知識性教育開始向能力、情感教育并重轉變,注重拓展閱讀空間,提升閱讀興趣。在高考作文中,也屢屢有精彩之作,說明語文教育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成功的。而且本文的目的也不在于探討語文教育的得失,而是想探討:藝術的生命力就在于創新和想象,可為什么大量雷同缺乏想象力的作文偏偏出現在藝術院校門前,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呢?且聽下回分解。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