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壇該補鈣了!

                    發布時間:2006-09-15作者:訪問量:2097

                    影片《大腕》有個很搞笑的經典鏡頭,傅彪撲在一具衣服架上哀哀哭訴:我們中國文藝界剛剛集體補過鈣,還沒來得及給你們美國文藝界補,您就……”中國文藝界缺少精氣神,疲軟無力,似乎的確有補鈣的需要。
                     
                     
                     文壇缺鈣癥狀,大致有三:
                      
                      一是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平庸,缺乏理想主義。正如一位批評家所說他們(指某些作家??作者按)將自己平常的買小菜的事業當作文學的事業,熱切地傳播著嘁嘁喳喳的家長里短。在他們的作品上,一律打上了這樣的標簽:平庸壓倒一切!’” 作品中的人物缺少英雄主義的光彩,缺乏感召力,多寫人性中的瑣碎面、平淡面,多庸人俗人常人,少有勇士與英雄。當然,英雄未必是完人,也不一定非要有什么轟轟烈烈的事跡,但他們具有一種敢為性,不甘于平庸。魯迅先生說的好:真的勇士,敢于直視慘淡的人生,敢于正對淋漓的鮮血,這其實正是普通人在普通生活中不普通處的寫照,普通人中未必無英雄。反觀一些作品中的人物,缺乏對生活的正視和直視,或弱智的看不到人生的慘淡,陶醉于世外桃源;或徹底被人生的慘淡嚇倒,得過且過,隨波逐流。更可怕的是,這些作品還在某種程度上暗示人們大家都是這樣的,都是這樣的”??拿著自私懦弱、家長里短當人間正道,讀了這種作品不要說凈化靈魂、汲取力量,簡直自己的元氣都要被它吸去,因為大家都是這樣的嘛。
                      
                      二是作者相當自戀,總是人為拔高自己。或是以一種救世主的態度去俯視作品中的人物;或是把作品人物當作自己的化身,投入無限同情和哀憐,自艾自怨個沒完沒了,無窮無盡的原諒自己,缺乏一種批評精神。托爾斯泰的作品之所以能讓人震撼,情節的力量恐怕微乎其微,更重要的是作品中流露出的自我懺悔和自我批評精神,敢于剝下自己精神上的來做嚴肅痛苦的思考審視,而不是僅僅是哀憐他人。
                      
                      三是文風軟糯,描寫精致不厭其煩,比喻新奇層出不窮,但似乎陷入文字怪圈,缺乏一種明白爽朗。筆者知道這么說會招來一片抗議:精致、細膩,軟糯,這正是海派風格呀。且不說現有的流行的未必就是合理的,否則韓愈也不必文起八代之衰,跟著時人做做四六駢文算了,歷史上這么多文學變革也不必發生。文學從來不應只追求一種風格。
                      
                      應該看到,文風的軟糯同題材的選擇也不無關系。一些作家在作品中執著地流連于舊上海,或是新上海寫字樓、酒吧及一切白領小資出入的場所,視野局限,被人戲稱最高不曾高過金茂大廈,寫出來自然風花雪月,難脫小家子氣。
                      
                      以上現象固然和政策、體制不無關系,但一個有責任心和使命感的作家絕不以此為借口而放棄主觀上的努力。巨著需要作家艱辛的努力和耐得寂寞的精神,.巨著也需要作家的才力與膽識,非是強求可得,而且即便努力了,也未必能有成功的作品。但努力,哪怕是失敗的努力,也勝過不努力。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一部分人難耐寂寞,離開文壇;也有一批掮客和機會主義者,抱著種種目的加入文壇,將原本凈土的文壇搞得烏煙瘴氣,這讓熱愛文學的人們不得不警醒。所以,愛之深則責之切,筆者言有激烈之處,完全是因為愛的深刻。真誠希望喚起熱愛寫作超過熱愛名利、以寫作為事業而非職業的作家堅守凈土,要知道,人類文學長河從來不缺乏點綴的應時之作,但真正需要的是流傳百世,能成為一代又一代人們精神財富,照亮慘淡人生的作品。至于那些憑炒作自封大帽子唬人、忙著制造精神垃圾、增加后人閱讀負擔的所謂作家,在這里就沒有必要再去多說了。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