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召開原創大型話劇《軍歌》專家研討會

                    發布時間:2019-07-04作者:訪問量:1071

                        原創話劇《軍歌》成功演出后,學院組織召開了全國性的專家研討會。院長黃昌勇,副院長劉慶,導演系主任盧昂,電影電視學院副院長、創作中心主任趙蘊穎,學術委員會主任,上海市重點學科戲劇戲曲學學科帶頭人葉長海,《戲劇藝術》副主編李偉及《軍歌》創作團隊代表出席研討會。國內專家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仲呈祥,中國劇協副主席、戲曲現代戲學會會長季國平,中國話劇協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參事藺永鈞,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所長、戲劇理論家宋寶珍,中國藝術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戲劇理論家馬也,文藝評論家李守成,中國劇協《中國戲劇》主編羅松,《劇本》月刊副主編武丹丹以及革命先輩后代胡德華、鄧穗等出席研討會。研討會由副院長劉慶主持。

                    與會專家對《軍歌》的創作演出給予高度評價,并提出了寶貴的建設性建議和意見。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仲呈祥強調,首先,上海戲劇學院選擇《軍歌》這樣的題材,可以說是肩負起了作為我們國家高等藝術教育重鎮的使命,而由本校師生一同創作,也可以看作是貫徹執行了習近平總書記“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主題教育。大家學文藝的初心是什么?這個戲告訴了我們,就是培根鑄魂。今天,很多學生報考高等藝術院校的目的是成星成名,丟失了培養民族復興的藝術使命,所以《軍歌》的主題是很好的,而選擇這樣一個題材,也是我們上海戲劇學院理所應當的職責,這一條必須充分肯定。其次,這個戲排演難度很大。話劇《軍歌》圍繞軍歌創作過程,講了軍魂,軍魂是民族之魂,國家之魂;也以藝術院校為出發點思考了藝術的作用,藝術的作用說到底就是振奮民族精神,就是培根鑄魂。藝術養人、養心、養革命意志、養革命情懷。所以《軍歌》這出戲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同時,仲呈祥主席建議,把對鄭律成身份懷疑這條線寫得要淡化一些,特別是全劇尾聲血戰之后。

                    中國劇協副主席、戲曲現代戲學會會長季國平認為,《軍歌》的題材非常重要,也非常適合上戲這樣的藝術院校創排。這個戲里面展示的青年人是歷史的再現,非常有需要也非常有價值,尤其在給我們當下的年輕人尋找他們的理想是有啟示意義的。這個戲有兩個版本,教師版和學生版,這本身就非常有意義、有價值,是我們上戲創作實力的展示,同時為吸引人才、培養人才起到引領、示范作用。并對提出兩點意見,一是需要更加集中和聚焦緊緊圍繞《軍歌》創作展開,第二,就是要更多的進入人物的內心世界,寫延安精神對他的精神、靈魂、創作的感召、啟迪。

                    中國話劇協會主席、國務院參事藺永鈞強調學校開展第二課堂,能夠體現一個學校辦學的方向。通過《軍歌》我看到了上海戲劇學院加強師生教育實踐的“大全景”的重大意義。堅持這種戲劇教學的正方向,加強師生教育的實踐,堅實邁開了師生積極參加藝術創作的步伐,在這個正方向和正步伐的前提下,體現了原創話劇中師生積極創作的正能量。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所長、戲劇理論家宋寶珍認為只有對歷史有正確的認知,才能為文藝繁榮打下基礎,因為只有這樣才有合理的價值判定,沒有豐富的生活其會找不到現實的定位,沒有高超的審美水平仍舊掌握不好藝術水準。《軍歌》這臺戲不僅僅是師生共同創作的藝術作品,還是現實與歷史對話的一個契機,它開啟了一條精神通道,讓今天的年輕人感受歷史,感受生命,感受那個時代的旋律,不斷奮進的民族精神,用這樣的方式堅定我們的文化自信。

                    這個題材值得深挖,延安魯藝不僅奠定了新中國文藝的人才基礎、文藝基礎、思想基礎,而且確定了無產階級文藝的發展方向,它涉及到文藝與時代、現實、人生等很多命題。深挖這個題材有三個問題,延安怎么就吸引了那么多熱血青年?鄭律成怎么就創作出了這樣氣勢磅礴、旋律雄壯的軍歌?中國革命怎么就成功了? 這個戲就直面了這些問題,延安魯藝有一種精神向上、向前的凝聚力,有一種集體主義、理想主義的情懷。


                    中國藝術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戲劇理論家馬也表示,延安、魯藝、軍歌、青年、紅色文藝、革命文藝,這些概念和戲劇都有關系,而《軍歌》把這六個概念統一起來,通過戲劇、藝術把這段歷史形象化、人物化,是上戲的一大貢獻。

                    文藝評論家李守成表示,看戲的時候整個劇場洋溢著一種振奮的情緒,一種激昂的旋律,能夠看出來看戲的觀眾心情都非常激動。能夠通過《軍歌》的時光隧道回到那個時代,這個戲作出了這樣的貢獻,非常了不起。《軍歌》抓住這樣一個背景,描寫了以鄭律成為代表的一批青年到延安為國家,也為自己尋找一條更加光輝的道路,這個題材非常有價值。

                    中國劇協《中國戲劇》主編羅松認為,《軍歌》體現了學校領導和老師對學生在藝術教育和思想教育的雙重重視,利用優勢將二者融合為一體,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舉措。

                    《劇本》月刊副主編武丹丹認為,上海戲劇學院創排《軍歌》不同于任何其他畢業作品,有它的獨特價值所在,不只是紅色藝術精神的傳承,是兩個時代的守望和關照。不管時代如何,青春、熱血、肝膽、對祖國的赤誠、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都是一樣的。所以我覺得這部戲對于上海戲劇學院來說是值得加工和保存的,我甚至覺得這應該成為具有儀式感的戲,不僅僅是一個保留劇目,每一個進入上戲的學子都應該來看一看,導表演學生離開學校前都演一回,把它作為一個立體的課程,讓同學們感受藝術和他們自己生活的關系,這是我對這部戲最大的期許,它應當作為特殊的課程保留下來。

                    整場戲的風格上,武丹丹建議,在戰火中可否增加安靜的時刻讓觀眾沉靜下來,是今天的青年人與當年的青年人彼此心與心的對話,感受彼此脈搏的跳動。


                        《戲劇藝術》副主編李偉教授提了講四“點”想法:軍歌的意識是不是可以再提前一點;鄭律成和丁雪松的愛情可以往后推一點;音樂的成分可以多一點,語言可以精煉一點。葉長海教授認為戲的基礎非常好,充分體現了上戲的創作實力和質量,下一步就是向著精品打磨。建議整個戲可以再寫意一些,精煉一些內容,留出更多空間給導演進行寫意創造。

                    導演盧昂表示:《軍歌》所展示的魯藝學員與上戲的學子年紀相仿,題材非常適合戲劇創作。我們將國家藝術基金項目與導演系本科教學相結合,是學院首次嘗試的教學實踐與創新,不僅在專業上要以打造國家級精品佳作為高度,師生同臺,共同創造。同時更是思想上升華與學習,特別是整體劇組集體赴延安采風學習、重溫那個戰火時代的魯藝精神,“行走課堂”中提升同學們的思想修養,意義深遠。

                    黃昌勇院長做了總結講話,《軍歌》從獲得國家藝術基金的支持到最后主創團隊的創建經歷了一個較長的周期,這個劇目的創排也有別于以前的其他作品,就是有兩個版本,分別是教師版和學生版,這是對我們學校教學的融合。這些年我們一直提倡老師要演出,不能只教不演,我們希望在校學生和老師及校友一起創作演出。

                    黃院長對《軍歌》的選題立意、創作編排、舞臺呈現給予了肯定,同時提出了更高要求。他強調,該劇作為國家藝術基金立項資助項目,應該具有國家水準,希望劇組再接再厲,不斷打磨提升,《軍歌》不僅是上戲的藝術呈現,更是上戲師生的精神呈現。創作排演不僅是師生藝術水平提升過程,更是師生文藝精神、思想政治覺悟提升過程。(文:立峰  圖:佳奇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